邮箱:service@fxzht.com 客服QQ:1799734181

微信公众号
手机版
郑重声明

从信仰中找到交易的真谛

2019-04-10 00:04:33 投稿人 : 佚名 围观 : 评论

第一部分 前言

因为, 这个部分是自己一次还愿的过程,文章中间也牵扯到宗教的一些东西, 所以, 不喜欢的朋友可以跳过不看, 韬客论坛是我常来的一个论坛, 也是网友比较多的一个外汇论坛, 我第一个贴在这里也是希望能够有更多的人看到这个贴, 能够让更多的朋友去关注上帝, 圣经, 生命, 原则这些更接近出发点的东西。

我看见过一个报道, 据说在中国现在已经有超过7000万的基督徒, 我不知道在韬客论坛上有多少的比例。 可能很多人不相信耶稣和上帝, 其实, 我也有过同样的过程。 其实我对圣经的见证更多的来自于从交易的反馈, 因为我越来越发现, 只要我按照圣经指引的原则来进行交易, 盈利就会变得非常轻松; 相反, 一旦我违反了这些原则, 亏损也就会不期而来, 而且, 交易会变得非常累人,即便我也能够同样获取利润。 所以, 随着时间的推移, 我开始越来越相信圣经和他的一些原则性的东西。

在未来的这一组贴中, 我会尽我可能地把我对圣经的理解告诉大家, 也希望能够通过这样的形式让更多的人能够了解圣经, 关注圣经, 学习圣经, 并能够从圣经的学习中领悟到更多做人, 做事和做交易的原则。 

我想这应该也算是传播福音的一个过程。

愿更多的人能够从中得到神的启示并开始你们了解上帝的过程。

我愿上帝保佑所有的读者平安, 喜乐。

阿门!

前言

从国内出来已经有几年了, 和许多国内出来的朋友一样, 刚出国的第一个选择就是读书, 因为读书可以赢得一定的熟悉和了解这个社会的时间。 也就在读书的过程中, 人生第二次碰到了传道人, 还免费获赠一本中英对照的“圣经”新约。 说是第二次, 是因为我的第一次遭遇布道人还是在中国, 那一次因为办理移民的关系全家到上海去做体检, 回家的火车上碰到一个工人模样的35岁左右的男人, 衣着不能用褴褛来形容, 但绝对要比正常的差, 他站在我们的座位旁边, 很喜欢我们的孩子, 后来我们就交谈了一会儿, 从中我们知道他是一个传道人, 他给我们唱歌颂上帝的歌, 也祝愿我们平安和喜乐,尽管他唱得不是非常的悦耳, 但绝对发自内心的祝福, 而且非常快乐, 非常非常快乐的那种。 在那节车厢里面, 我想他应该是看上去最落魄的人, 但我看不到还有谁比他能够更加快乐。 我记得我太太和了他几句歌词, 因为毕竟是一番好意, 我记不得我当时是何表现, 但我记得车厢里面有很多人非常怪异的表情, 各种各样的含义都有, 但更多的应该是认为这个人有神经病, 我的感觉没有那样强烈, 但也有过是否这位仁兄的精神足够正常的猜测。 因为, 我实在想象不出来何以他能够如此快乐, 我比较担心他可能还没有解决好下一顿的生机问题, 我很难体会他的心境,因为似乎他没有太多可以值得如此发自内心 快乐的原因。 后来, 这件事情就像人生中许多其它的事情一样, 慢慢地淡忘了, 到今天回想起来的也只剩下那位传道人发自内心的喜悦和满足。

在离开中国之前, 我太太的一位高中好友也开始介入了福音传播的行列, 我记得她送给我们一本和合本“圣经”, 这本“圣经”一直放在我们吃饭的桌子下面, 被翻过的次数绝对可以屈指数来。 后来, 我们就出国了, 也不知道这本“圣经”现在哪里。

新西兰是一个基督教的国家, 有很多的传道士和教堂, 因为记得离开中国的时候在网上看过一个介绍, 大约说的就是到教堂里去认识新的朋友, 因为教会里面好人比较多。 也正因为这个原因, 初步安顿下来以后, 我们会时不时地去教堂, 一开始是洋人的教会, 后来语言的问题就放弃了转为华人的教会, 去过好几个华人教堂, 当时考察和研究的心态大过崇拜的心态。

后来发生的一件事情让我比较难忘,记得我第一年研究生的学习就选择了比较困难的“期货期权和衍生产品”这个课程, 在国内, 尽管我有一些金融操作的背景, 但搞学术是远远不够的, 我也不知道当时的系主任是如何在我的坚持下同意了这样一个其实根本不够资格的学生选读“风险管理”课程, 也许拿后来我一位同学并好友的话来说就是无知者无畏。 但不管勇气多大, 学习还是实实在在的, 考试也是实实在在的。 那一年是我读书最艰苦的一年, 在临考试的时候, 我去了一次教堂, 我也做了奉献,而且是相对比较多的一次, 平时我去教堂, 也就5元, 10元这个样子, 那次大概是30纽币, 尽管也不是非常多, 但对当时我们的收入来说也算不小的一笔开支, 因为我们每一个星期全家就是300纽币的政府补助。 我记得我许愿如果这一次风险管理的课程能够顺利通过的话, 我就准备信仰耶稣基督。 后来, 我不但通过了考试, 而且是非常难得的A-, 大概是班上前3或者前5的概念。 我非常高兴, 因为这样的结果对我来说应该用奇迹来形容更加恰当一点。 因为那次考试出了一些非常意外的事情, 在那次考完试以后, 我们几个比较好的朋友一起吃饭庆贺苦行僧的日子暂时告一段落, 他们问我考得如何,我告诉他们只有上帝知道, 我当时说的完全是真话, 因为考试的时候, 我先做计算题后做选择题,但后来一道牵扯到不同利率结构下的债券价格问题花费了我一些时间。 原因是因为当时没有花钱买一个财务计算器, 所以是用科学计算器一步一步运算算出来的, 因为这个原因, 我相信这个题目我用的时间要比其他人多至少30分钟。考试的时候, 我也意识到这道题花的时间比较多, 但到底多少, 我不是非常清楚, 因为我当时没有抬头看前面考试计时用的大钟, 我当时参考的计时器是我从国内带来的一个卡西欧的英汉字典, 因为里面有计时的功能, 而且, 万一有个不认识的单词, 我也可以悄悄借助一下。在我开始做选择题的时候, 我非常清楚地认为还有一个半小时的时间结束考试, 所以,我不急不忙, 但刚刚做了3道题, (因为时间太充裕的缘故,中间我回去重新检查了一下那些计算题) 这时我听到说时间到了, 要我们放下笔, 监考老师过来就要收我的考卷, 我当时就急了, 我大声地对监考老师说,不对应该还有一个小时, 如何考试就结束了呢? 但无容置疑考试时间确实到了, 我想这次我完蛋了,因为我还有27道选择题根本没有做, 但就在这个时候, 老师又让我们在答题纸上表明你准备计分的考试题目,这是因为考试的最后一部分是有选择的,大概是8道题里面你可以自由选择5道题来做,所以要学生自己定那几道题算分, 就因为这个原因我争取到了大约30秒左右的时间, 我记得当时我就拿着笔, 心里面想着上帝保佑,就在这短短的30秒时间里完成了27道选择题, 到底答对多少, 答的是什么确实只有上帝他老人家知道。 即使到了今天, 我依然不清楚我的选择题部分到底是对了多少或者错了多少, 不过从最后的考试结果来看, 好像还不算太差。 在考试结束以后, 我也终于发现了为何我会认为还有一个半小时时间的原因, 因为我的那个计时器还是中国的时间, 我习惯于加4个小时, 我忘了那时候是新西兰的夏令时, 应该加5个小时才对, 所以, 就在我的心里多出了一个小时。 大概也就是这样的机缘巧合, 终于我的选择题部分几乎完全不是自己做的。

相关文章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